祭祀之樹-沙霧【肉文,觸手】

毫無回應,就是個觸手肉文


  在某個遙遠而古老的森林裡,一個全部由男性組成的原始部落開始了他們這一年內最重要的一天,這一天對於這整座森林來說都意義非凡,因為這一天將要決定此後的一年內,森林所有植物的生長是否茂盛,而這又間接決定了這座森林裡的所有動物,是過上豐收的日子還是忍饑挨餓。
  
  為了未來豐收的日子,這個原始部落將要根據古老的部族傳統,選擇一名身強力壯的年輕男子進入平日決不能靠近的聖地,向決定森林未來的巨樹神卡瑪塔瑪獻上祭品,如果樹神感到滿意賜予森林繁茂的力量,這名男子回到部族以後就會為新的部族領袖。
  
  今年剛好是更換部落首領的年份,長老家的達被選做了新的獻祭人,達身高一米九是部落裡個子最高大的,一身古銅色充滿了爆發力的肌肉有力地糾結在比例完美的身體上,充滿了野性的力量像雕塑一樣完美,被汗水浸濕的身體在陽光下閃爍著金屬一般的光澤,讓人有撫摸佔有這完美身體的衝動。而那張如同刀削一般英俊精悍的面孔有著讓人不敢直視的魄力。
  
  馬上就要卸任的族長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體魄健美的英俊男子,但也無法和達相比。族長不無嫉妒地看著這個優秀的青年,打量的目光最後停留在只著獸皮短裙而暴露出來的肌肉結實的大腿上,過短的裙裾下擺,隱隱顯露出男人傲人的分身,族長曖昧地輕輕一笑。
  
  “達,這是一個關係著我族存亡的大事,不管發生什麼,你都要做好這次獻祭。”
  
  “達, 決不有辱使命。”
  
  青年穿過了聖地的結界,在幽暗不明的森林裡穿行,終於來到了整座森林裡最巨大的樹──樹神卡瑪塔瑪面前,雖然聽說過樹神的本來面目,但是親眼看到如此巨大的仿佛一座小樹林的樹神,還是讓達十分吃驚。
  
  達打開了獻祭用的香油瓶,脫掉身上僅有的一條遮身的獸皮短裙,按族長吩咐,將香油塗滿了全身,包括自己的分身和身後的私密處,捧著獻祭的鮮果向樹神的根部走去。
  
  達虔誠地跪拜在樹神根部,突然一根藤蔓纏住了達的腳踝,達正奇怪地轉身,另一根藤蔓又纏上了他 的身體,許多奇怪的藤蔓接連纏上了他的四肢,達奮力地掙扎卻只能被越纏越緊,明明能夠徒手打死猛獸,卻掙脫不開纏繞的藤蔓。最後藤蔓將達死死捆住,倒吊著往樹頂拉去。
  
  達被倒吊著,血直往腦門上沖,難以忍受的頭暈目眩和噁心感,以及藤蔓濕潤光滑的觸感在身體上蠕動所帶來的不適讓達幾乎吐了出來。
  
  過了好一會兒,達感到自己被拖上了一個比較平整的地方,藤蔓放鬆了對自己身體的束縛,不過卻依然緊緊限制著自己的四肢,平復了好一陣的頭暈,達被展現在自己面前的東西怔住了,那是一多巨大的花苞一樣橙色的東西,長在靠近樹頂被枝葉包裹的一個中心地帶。
  
  花苞慢慢打開了,一種甜膩的麝香喂慢慢飄散於空氣之中,束縛卡伊手腳的藤蔓又開始將他拖往花苞。
  
  達嗅著那股古怪而甜美的香氣,感覺腦子裡一陣輕飄飄的很舒服的感覺,完全沈溺其中,毫無反抗地任藤蔓拉向花心。
  
  “啊……恩,啊,啊。”在柔軟的花心中,藤蔓放開了達,但達卻毫無反映,他陶醉在香氣中,全身不自主的扭動起來,下體一股熱起向整個身體彌漫開來,達開始感到不滿足,覺得身體很空虛,他一手撫上了自己胸前挺立的紅色茱萸,緩慢而有力的揉捏,一手撫摸著自己的陰莖,原本已經開始抬頭的陰莖在撫摸下高昂起來,分泌出白色的淚液,“啊……啊……”達喘息著摩擦著卻依然不能滿足,身體空虛著好像少了什麼。
  
  就在達陶醉於欲望的時候,花心中間悄悄鼓起一個囊包,隨著達的呻吟越來越大,“啊!
  啊……“隨著達突來的一個驚呼,囊包的頂端破開了,數根顏色像新生的藤蔓,但頂端卻像男性的龜頭的條狀物從破開的囊包裡鑽了出來,纏上了達的身體。
  
  突來的粘連感驚醒了忙於滿足自己的男人,看著那奇怪的物體爬上自己的身體,下意識得向後退開卻被那些青綠色的觸手緊緊纏住,動彈不得,這些觸手仿佛有生命般在男子的身上蠕動著,有兩根觸手纏上了達的陰莖,“痛,啊……!”毫無預兆的禁束,讓達慘叫出來,似乎感覺出達的痛苦,觸手放鬆了纏繞,以一定的節奏開始捏弄著的睾丸,擠壓著長莖,這般的撫弄,一點微微的疼痛於讓人全身舒軟的觸感,比起自己的手要來的更舒服刺激,“啊啊……再……唔……啊嗯,那裡,啊!”達不自覺地放鬆了身體,雙手撫摸著胸口,任那奇怪的觸手肆意在自己身上蠕動,甚至挑起一根觸手摩擦起胸口的紅櫻來。
  
  突然,纏繞在陰莖上的觸手加重了力道,緊繃到產生痛感的性器上因為突來的刺激迎來了無法形容的激烈的快感。無法忍耐,白濁的液體噴射出來,觸手們像看到渴望以久的美食蜂擁上去爭食著四散的濃稠。
  
  達詫異地看著吸食了精液的觸手竟然脹大了好幾圈,竟有一隻成年人小臂般粗大,吸幹了噴出的精液,觸手又纏繞回來,擠壓著達的陰莖,可是野蠻的積壓只能讓男人痛得蜷縮起來。
  
  觸手們看起來很焦躁,卻依舊放鬆了力度,小心地刺激著男人的陰莖,但是被過度蹂躪的陰莖卻怎麼也不肯給出反應,一隻觸手焦躁得在達身上亂竄,突然它碰觸到一個凹陷,那是達因為疼痛蜷縮起來暴露出的後庭。
  
  似乎很喜歡那潮濕溫熱的地方,觸手突然猛地向達的後庭裡插進去,突然感覺到肛門被插,達趕緊收緊括約肌,可是,這樣卻正好刺激了插了一點進去的觸手,那美妙的緊縮讓觸手興奮地往裡鑽,現在沒有什麼能阻止那堅定插入的觸手,“停止!啊……不要……”滅頂的痛感幾乎讓達昏了過去,但那糾纏的痛楚卻讓他連昏過去也做不到。
  
  觸手並不在乎被插入的男人的感覺,在那炙熱潮濕的地方肆意的亂插亂搓,就為了讓自己感到舒服,突然它碰到了男人體內的一點突起,因為這一點被碰觸產生的強烈的收縮似乎讓觸手感到很愉快,於是它不斷刺激著男人的前列腺,舒服到到幾乎融化的快感在達身上不可思議的產生了。
  而撮插前列腺形成有節奏的抽插的活塞運動,讓整個直腸都感受著這樣的推擠,簡直像被雷擊中一樣的近乎休克的快感瞬間從前列腺擴散開,“啊……啊……啊啊……”滅頂的快感象潮水一般湧來,原本癱軟的性器再度立了起來,“好……啊……好棒,在……就是……啊……就是那裡,啊!快……啊。”為了得到更多的快感達扭動著腰配合著觸手的抽插,其他的觸手為這突來的改變感到疑惑,但都配合著男人的扭動刺激著他身上的敏感。
  
  有一隻在男人大腿附近移動的觸手發現了男人突然興奮的秘密,它也潛到男人的菊穴旁想要擠進那神秘的所在。已經被體內的觸手和分泌的腸液所潤滑擴展的括約肌卻還不能輕易容下兩隻觸手,那只觸手不甘心地猛力地擠壓菊穴,由此帶來的脹痛和舒麻感,讓達更大聲地呻吟起來,被體內的觸手搗弄的很舒服的達鬼使神差地將右手伸到下體撐開菊穴,“啊!”觸手一個猛刺,破開括約肌的阻攔,沖進了達體內。
  
  這一衝刺導致體內滿脹的痛楚讓達痛到抽搐,但也因為觸手的一沖,導致體內的觸手猛地撞擊到前列腺上,“啊!啊……呵……好……啊!”極至的歡愉與痛楚的刺激讓達感受到從未體驗過的歡愉,全身大幅度地搖晃著,爽地幾乎要翻白眼,嘴巴無法合攏,口液順著嘴角流淌下來,浸濕了地面。
  
  當感覺到達適應了,他體內的兩根觸手猛力地抽插起來,幾乎不間斷地搗弄著達的前列腺,達已經爽地喊不出聲來,只能大張著嘴,陰莖已經不知道發洩了多少次,流下的精液連那些瘋狂搶食的觸手都來不及吸幹,流到了菊穴附近。
  
  兩根觸手順著精液流動的方向來到菊穴附近,因為兩根觸手的抽插而翻出來的熾熱的體內的嫩肉吸引了它們,一根觸手在體內的兩根觸手抽出來的一瞬間,跟著擠了進去,達的身體幾乎因此而整個彈了起來,最後攤在了地上,渾身隨著三根觸手律動著,另一根因為怎麼也插不進去,瘋狂地在達身上亂插,終於它發現了一個溫熱的的入口,達的嘴。
  它似乎很快樂,毫不猶豫地擠了進去,一下就達到了達的喉頭。
  
  這突來的異物刺激地達幾乎要嘔吐出來,但是口中的觸手卻配合著達身體的律動抽插起來,並且在頭部開始分泌一種甜膩的黏液,達不小心吞下幾口黏液,不一會兒發現原本被弄的很敏感的身體變的更加敏感,輕輕一個碰觸便引發宛如觸電一般刺激的快感,即使嘴裡插著觸手也開始發出斷斷續續破碎的浪叫“啊……!”“恩,恩……”
  
  體內的觸手和纏繞在自己陰莖上的觸手脹大了幾分,開始從頭部分泌出黏液,特別是體內那三根分泌的黏液更加潤滑了腸壁,方便了它們的抽插,便加速了律動,達被插得幾乎爽的象飛上了天,腦子裡只剩下一片斑斕。
  
  觸手的頭部越變越大,分泌物也越來越多,逐漸開始泛起了紅色,當所有的觸手通體變紅,一陣陣乳白色的黏液“噗”地從觸手上爆發出來,衝擊著達的全部感官,達的的身體劇烈地躊躇著因為著突來的刺激,早已打開的腿無意識地在地面用力地蹬著,爽到整個意識都消失。
  
  
  
  這種噴發持續了很長的時間,直到再也沒有液體噴射出來,但是觸手卻並沒有因此變小,但是它們離開了達的身體,沖著天空直立起來,不一會兒一朵朵紅色的粉塵形成的紅霧噴灑到了空中。
  
  達見過這種紅霧,那是整個森林最重要的營養來源,有了它,此後的一年內森林的植被就能長的很茂盛,而全族的生活就能得到保證,原來這個就是樹神的秘密,達想起了族長曖昧的笑容。
  
  回到部族以後,達繼承了族長的位子,此後的幾年內,每一年他都要重複相同的獻祭。

——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我愛觸手!!!!!!!!讓變態類的文來的更猛烈吧!!!!!!俺就是個變態~~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讓變態來的更猛烈吧阿哈哈哈哈哈哈!!
字形設定
碎碎念

優華

Author:優華
毫無回應,
就只是個內心猥瑣大叔BL宅
愛好:年下養成,面癱攻

書櫃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暢所欲言
顏文字
顔文字教室
最新留言
絲竹之音